林阿亦 > 其他类型 > 宫斗?不,我做选择刷奖励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又头疼了

第二百八十五章 又头疼了(1 / 2)

他的笙笙在瞬间惨死和日复一日吃屎之间,选择了瞬间惨死。

顾笙脸上露出了狼外婆的笑容“不知小乔姑娘可有婚配?”

谢逾的人递了消息过来,说乔老头儿连吓带骗,让乔小乔发了毒誓。

如若违誓,心上人受千刀万剐之苦,死无葬身之地。

这毒誓发的确实够毒!

成功的范例就摆在面前,她不效仿一二都说不过去。

乔小乔:……

婚配!

她现在听到这两个字就忍不住心慌手抖帽冷汗。

现在只期盼着一日一夜的电闪雷鸣瓢泼大雨是巧合。

乔小乔斟酌片刻后道“回皇后娘娘,臣女无婚配之意,唯愿效仿太爷爷,有朝一日也能着书立说。”

乔小乔生怕顾皇后乱点鸳鸯谱,直接明确的表明了意愿。

顾笙笑容不改“小乔姑娘不愧是乔首辅最引以为傲的晚辈,志向之大,令本宫汗颜。”

“可乔首辅的惊艳一生就足以说明,着书立说不妨碍婚嫁之事。”

“本宫见你实在欢喜,不如为你指一门亲事吧?”

“你看陛下如何?”

话音落下,惊的萧砚随被茶水呛到,疯狂咳嗽,直至把一张白嫩如玉的俊脸咳的通红一片。

顾笙见状,决定再加一把火,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道“你看,陛下都欢喜的不能自已了。”

“你放心,只要你愿意入宫,本宫会亲自出面说服朝臣,允你用半副皇后仪仗迎你入宫,并赐你协理后宫之权。”

萧砚随完全不敢咳了!

什么叫他欢喜的不能自已。

他是被吓得差点儿呛死。

哼!

他算是什么皇帝,他就是笙笙手里的一块破砖,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。

同样的,乔小乔人麻了。

顾皇后说话这么直接的吗?都不曲折迂回试探下?

她只是痴心,又不是痴傻。

谁人不知陛下独宠顾皇后,偌大的后宫形同虚设,用半副皇后仪仗迎她入宫做甚!

难不成让她夜以继日数地砖数星星?

就在乔小乔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拒绝时,瞥到顾笙眼神警告的萧砚随,咬牙开口了“乔首都的重孙女儿倒也配得上半副皇后仪仗。”

配不配,他不管!

他的皇后只能是笙笙,皇后仪仗也只能是笙笙的!

顾笙笑意盈盈“若小乔姑娘无意义,本宫这就命钦天监监正掐算个好日子。”

乔小乔愕然,直接到请期这一步了?

“皇后娘娘。”

乔小乔慌乱的起身,就要跪在地上请罪。

谁知一站起来,眼前一黑,直挺挺的朝地上倒去。

四季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,下意识掐在乔小乔人中的位置。

乔小乔一动不动。

“真晕了?”顾笙眼神复杂,一言难尽问道。

四季颔首。

“欢喜晕的,还是吓晕的?”

“约莫是吓晕的。”

“送偏殿,宣太医吧。”

顾笙有些惋惜。

不过转念一想,京兆府的官差和京营的士兵正忙着救灾安置受灾百姓,天再降暴雨,属实有些不合适。

再等等吧。

乔小乔人在上京,还怕找不到机会吗?

直到这时,冬雪道“皇后娘娘,谢督主的人还递来一则消息。”

“李殊溺亡了。”

顾笙脑子似是僵住了一般,呢喃低语“李殊?”

萧砚随提醒“李二郎的独子,李殊。”

李殊溺亡?

顾笙也下意识以为是李怀谦和李观棋证实了李殊非李家血脉,不得已下杀手。

只是须臾,就否定了这个念头。

不可能。

难道,暗中又出现了只搅弄风云的手?

顾笙的脑袋瞬间冷静。

如果李殊的溺亡不是落水,会是谁出手呢,又是为了什么目的?

让李家分崩离析!

顾笙心中有了答案。

李二郎对司五姑娘情深不悔,如若司五姑娘将李殊之死推给李阁老和观棋兄长,那李二郎在愤恨之下怕是会父子反目兄弟成仇。

所以,是司柔有所察觉,先下手为强吗?

说不过去啊!

从知晓司柔与秦之珩有旧情的那一刻起,她就怀疑李殊不是李二郎的亲子。

可李殊一死,又让她忍不住怀疑自己的论断。

如果李殊是秦之珩的儿子,司柔舍不得的。

要知道,秦之珩身边的女人如云,无一人诞下子嗣。

司柔之子也就分外珍贵了。

她猜错了吗?

顾笙越想越觉得头大,鬓边抽抽的疼。

李家,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。

顾笙揉了揉鬓角,皱眉道“谢督主是不是已经安排人去调查李殊溺亡之事。”

冬雪点点头“青桦说,谢督主会尽快调查清楚。”

“皇后娘娘,您又头疼了?”

顾笙硬是从冬雪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上看出了焦急。

清晰悠扬,舒缓柔和的诵经声如一缕清风飘扬在

最新小说: 遮天:听劝后,我苟到大帝 知否:我,异姓王,明兰舅父 我将白玫瑰藏于身后 特工王座 宿主她被迫沦陷 穿越后,我开的饭馆爆火啦 我的羁绊在你之上 重回1981年 修仙从采气造化开始 哈利波特之魔药教授